长篇小说《柳树底下》,看人生悲欢离合,叹世界人情冷暖。献利共和国七十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22日

       第一章 霍主任还款被拒 张老奇舍弃家业自救 在张老奇看来, 1948年的特殊之处, 不是因为硝烟弥漫整个苏北, 而是因为那年的冬天是如此 寒冷异常, 北风呼啸不断, 仿佛永不停息。 漫长的冬夜, 总是让他有种睡着了,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可怕幻觉。 腊月的一天晚上, 他踮着脚把全家人从热炕头上拉了起来, 低声吩咐妻子收拾东西, 连连说快点快点快点。 张老奇的大名是张炳坤。 他是白色的, 温柔而强壮, 但他并不高。 作为战争时期的普通民众, 他拥有不符合时代逻辑的富裕状态。
        这种幸运的不合逻辑, 一部分是因为家族的基因, 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富裕家庭背景:他是一个以邻居闻名的大地主。 前几天, 村里分清“大”的张老奇, 特别让人羡慕。 不过, 解放军苏北兵团进驻县城后, 张老奇变“大”了, 更加引人注目。 1948年11月, 甘水县宣布解放。 与此同时, “土改”运动在全县及周边十几个乡镇大力开展。 这是一场改变了整个中国的伟大改革。 刚开始的几天, 张老奇并不是很担心。 虽然时不时有各种不利的传闻和消息传来, 但他将身边发生的翻天覆地的事情视为一种趋势。 一生一世, 你也可以选择一成不变来应对眼前的耀眼变化。 照他对儿子张伟康的话说:“大势所趋, 总有上下, 不过都是一阵风。风停了, 自然就安静了。只要避开这阵风, 会安全的。” 家业世代福祉, 在张老奇这一代,

家业兴盛, 民生兴旺。 他原本是家里的老七,

最小的, 所以据说不能继承家业。 然而, 在那个变幻莫测的战乱时代, 就算是皇子也逃不过历史的威压, 更何况是他家这样的国富。 几起事件后, 家里的长辈、兄弟姐妹都死了逃走, 但男人张老奇却活了下来, 留在了家里。
        年少时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 阅历和见识都不是村里人可比的。 现在他四十二岁了, 正值壮年。 虽然在他的苦心经营下, 家业并没有兴旺起来, 但他也谈不上没落。 二十年前, 他听说江西有些地方正在和土豪分家, 心头难言,

跑过去观察。 他不知道这些领域是如何划分的。 他的同事给了他一个刻入骨髓的灵魂洗礼。
        张老奇当然没有断腕的决心, 但他还是懂得积德行善的道理。 回到家后, 他感受到了痛苦, 家中长短期工的待遇也提高了很多。 他对村子更是大方, 甚至想出了“减租”的主意。 降息”是具有历史前瞻性的收租决策, 张老奇他一化身为张大山, 在甘水县的名气就渐渐大了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 张老奇的心智也越来越像他的身影一样膨胀起来, 早年那些头戴高帽土豪的悲惨境遇早已被遗忘。 以至于农会的霍老夫人找到他的时候, 依然是个绅士的样子, 双手背在身后, 前三句话目光短浅, 热心肠, 完全无视了他身上的上等属性。 霍春华的脸。 当天霍春华过来问他, 说组织要求村里加大宣传力度, 在村里显眼的地方写一些大字, 方便宣传解放军的好政策 贫下中农兄弟。 当时, 张老奇没有回答, 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 觉得霍春华口中的“组织”有点可笑。 去做吧, 这真是世界上的一个大笑话。 他打定主意让霍春华来找他写, 他想把书生的书拿出来, 却又担心“组织”二字。 他用无辜的眼神盯着霍春华。 霍春华见张地主只是点了点头, 没有和他说话。 他以为他同意了, 想拖着屁股离开。 然后他想, 农会主任几天前才刚上任。 张老奇虽然是阶级敌人, 但平时并不怎么在意。 恶行。 此外,

村里的乡亲在困难时期也得到了敌人的很多照顾。 新官一上任, 他就开播了, 说不能抹黑她导演的名字, 笑道:“他是懂事的张先生,

家家都是土墙。” , 而且大字难画。
       只是你家有石墙, 又高又有层次。当组织要我找地方的时候, 我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了你家的墙壁, 也是一种尊贵 ” 为解放军宣传好政策。我要带领工作组的人直接工作。你猜组织里的人怎么说?” “他们说, 怎么回事?这是原则问题, 在墙上刷一些大字也需要得到主人的同意。呵呵, 我就过来问他, 张叔, 我就知道你懂事, 肯定会同意的。” 。” 霍春华说完, 张老奇这才明白, 他不是找他写, 而是别人要写在他家的墙上。 张家的高墙大院历经几代人的修建和修葺, 远看雄伟壮丽。 很多, 加上外墙去年初只修过一次。 虽然远没有那么精彩, 但就深宅院落而言, 却是出乎意料的合适。 这显然是张老奇追求“大家族企业”不懈努力的结果。 称他为他一生大部分财富的结晶。 张老奇下意识的抗拒, 无奈的问道:“你想写什么字?” 霍春华是光荣的贫农阶级。 在她的一生中, 除了与天地斗, 她还与张先生作战。 齐家这样的地主, 早就习惯了在与主家的反复交锋中观察言词, 更善于解读主家张老奇的微表情。 当张师傅说话这样的语气, 霍春华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对方的反抗, 顿时就饱了肚子, 很是不满。 她觉得, 这么光荣的事情, 竟然交给了现在被大家打的地主阶级。 就算他不感谢大德, 他也得欢呼雀跃, 才能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。
        但张老奇露出这副模样的是谁呢? “工作组在会上说了一些事情, 你也知道我汉字不多, 所以我记得参军护田四个字。工作组都是文化人, 而且 他们说话很流畅, 我哪能写这么多?霍春华打算先跟张老奇软弱的态度沟通一下, “他, 张先生, 农会的一些同志不同意写在墙上。” 起初你的房子。 我是农会主任, 心存感激。 你以前对我们家的帮助, 是特意为你争取来的。”张老板看着眼前的霍局长, 仔细琢磨着她的话, 觉得话里带着刺, 隐隐有些担心和害怕, 但当他瞥了一眼时, 回到他崭新的光滑墙壁, 他长久以来的自豪感顿时升起, “他的三婶, 谢谢你的好意。 他们都来自一个农民。 我不帮助任何人。 不要对我客气。 不要把那些字写在我家的墙上。 他三姨, 你帮我和工作组的人说点好话, 我先来谢谢你了。”张老奇说着, 转身走到厨房里拿起一袋精米, “这个 是我心中的一点点, 他三个阿姨, 留着吧。 这几天军队乱了, 以后有什么难处告诉我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22 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xinhuazhiyaogufe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propertycharacter.com)